开学拉警报!重视9月1日问题,发掘更多被霸凌的受伤心灵!

回想起学生时代,当暑假结束时,你是疯狂赶着暑假作业,还是开心着总算能和暗恋的对象或是感情好的同学们见到面了?但对正在被排挤、被霸凌的孩子而言,重返学校的那一天彷彿地狱,他们很可能为了要脱离痛苦的困境,走向自杀一途,悲剧不只发生在少数人身上,这样的情况在日本甚至被统称为「9月1日问题」。

开学拉警报!重视9月1日问题,发掘更多被霸凌的受伤心灵!

和台湾一样,日本的学校也大约设在「9月1日」开学,因此「9月1日问题」便是指受到霸凌的孩子们一想到收假后要面对的情况时,常会因为无法负荷而选择结束生命,自杀风险期会于9月1日(开学日)前后达到高峰的情况。「9月1日问题」不是推测,而是事实,日本内阁府于2016年6月公开的「2015年版自杀对策白书」中,整理出了1972年至2013年共42年来18歳以下自杀者的自杀日期,发现事件通常发生在长假前后,而新学期开始的9月1日则以131人为最多,开学前夕的8月31日这些年来也有92名来不及长大的孩子,选择结束生命。2013年9月时,日本虽制定了「霸凌防止对策推进法」,但仍无法有效安抚年轻生命的绝望心情。

防止霸凌与发现霸凌,一直是一项敏感而複杂的课题,「学校」作为一个社会,自有许多大人们难以参透与插手的法则和角落,除了基本课业之外,也是孩子们与他人相处、遇上困难再寻求解决之道的学习场所。「适度」的沮丧、困扰与烦恼并不全然是坏事,但当同侪间无法拿捏得失进退之时,往往便会造成霸凌与排挤状况。

开学拉警报!重视9月1日问题,发掘更多被霸凌的受伤心灵!

「为什幺不说?」是许多大人、家长在发现霸凌时常质问孩子们的起手式,但就如前述,学校就是孩子们的社会,与「圈外」的大人们商谈,往往就会被视为「背叛伙伴的行为」,当然难以开口。霸凌的对象也有可能是学校的老师,但向大人商量同为大人的老师脱序问题,也很可能不被信任,便又说不出口了。因此身为大人,试着倾听与观察,便是相当重要的课题了。

长期关注孩童霸凌议题的NPO法人「GentleHeartProject」理事武田幸子着作的书籍《保护孩子安心成长,远离霸凌与暴力侵害的十件事》(日文原书名为「わが子をいじめから守る10カ条」)中,提到了可能造成孩童自杀的原因包括:

・向旁人坦白霸凌情况之后

・发生霸凌之后

・自杀未遂时

・长假收假前或仪式活动前后

・出现自杀报导时

・离家出走时(离家途中、回家后都有可能)

・受到老师或监护人不合理的斥责后

除了以上情况之外,当孩子遇上或发生以下徵兆、时机也必须注意:

・表示有幻听、幻觉时

・在意他人的视线与目光(又称「视线恐惧症」)

・忧郁状态、忧郁症

・不明原因的身体不适(尤其是发烧、胃痛、腹部痛等)

・试图从低潮中振作时

・翻出相簿、开始谈论过去往事时

・说出「去死」、「想死」、「我不会死」等跟死有关的话题或话语时

・把重要的东西赠与他人时

・开始整理房间中不必要的东西

・从原本反抗的态度突然变温柔

・将LINE、Twitter等SNS管道或电脑、手机等装置中的资料消除时

开学拉警报!重视9月1日问题,发掘更多被霸凌的受伤心灵!

当发现自己的孩子或关心的晚辈遇上霸凌事件时,会感到心痛或愤怒是必然的,但一昧地发怒、批判,可能只会让孩子认为是自己的错,因此专家建议,一定要保持冷静,先让他把放在心里的话都说出口,营造出孩子能放鬆说话的气氛。等孩子「排毒」后,先试着不要直接指正对错,而是谢谢孩子愿意把话说出来,称讚他的这份勇气,并且传达出「担心」的心情。大多数被霸凌的孩子都是孤独的,因此当发现有人关心自己、担心自己时,便能从被孤立的心境里释放出来,同时获得「不是一个人」的安心感,晚上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、长时间的陪伴,都能有效防止悲剧的发生。

「9月1日问题」并非只有日本才会发生,拉警报的也绝对不光只有暑假作业,试着关心更多孩子们没说出口的潜在心声吧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