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雷的五十道阴影

作者:詹姆丝



阳光洒满卧室,将我从熟睡中唤醒。我伸了个懒腰,睁开眼睛,好美。美好的五月清晨,西雅图就在我脚下,哇,美景当前。在我身旁,克里斯钦‧格雷沉睡着,哇,也是美景当前,我很惊讶他没有离开。他面朝向我,这是史无前例的机会,让我能好好欣赏他。因为熟睡而彻底放鬆,那张帅气的脸庞看来年轻多了,线条如雕刻般的微翘唇瓣稍稍分开,柔亮的头髮有着凌乱美,一个人帅成这样是合法的吗?我记得楼上那专属于他的房间……可能不怎幺合法吧。我摇头,该思考的事情太多了。我很想伸手碰触他,但熟睡的他可爱得像个小孩,我不用担心自己说了什幺或他说了什幺,他又有什幺计划,特别是对我的计划。



我可以整天呆望着他,但人有三急,我得先去洗手间一趟。滑下床,我找出他丢在地上的衬衫套上身。我走进一扇门,以为那里是洗手间,没想到是个和我房间一样大的衣物间,一排排昂贵的西装、衬衫、鞋子和领带,一个人怎幺会需要这幺多衣服?我不赞同的啧了一声。但老实说,凯特的衣橱和这里可能有得比,凯特!噢,惨了,我整晚都没想起她,我应该发简讯给她的。真是的,我麻烦大了,而且不知她和艾立欧相处得如何?


我回到卧室,克里斯钦还在睡。我试了另一扇门,是间浴室,而且比我房间还要大,一个男人要这幺大空间做什幺?讽刺的是里面有两个洗手台,既然他从不和别人一起睡,其中一个可能从来没人用过。



我从洗手台上方巨大的镜子里回望自己。我看起来有不同吗?我觉得有,若要从实招来,我觉得身体有点痠痛,还有我的肌肉──哎,好像我这辈子从来没运动过似的。妳本来就不运动啊,我的潜意识醒来了,正撇嘴看我,用脚不耐地点地。所以妳和他上了床,把妳的童贞献给一个不爱你的男人。事实上,他对妳意图不轨,某种程度上还打算把妳改造成他的变态性奴隶。



妳疯了吗?她对我大吼。



我对着镜子皱眉,必须好好把整件事想过一遍。说实话,为一个过度俊美、富可敌国,还有间「红色刑房」等着我的男人倾倒可说是异想天开。我打了个冷颤,脑子乱成一团,头髮也一如往常的不听话。欢爱后的凌乱造型不太适合我,我试着用手指搞定这头乱髮,结果悲哀地败下阵,我只好放弃──也许皮包里会有髮圈吧。
我饿坏了,回到卧室,睡美男还没醒,我丢下他到厨房去。.



哦,糟了……凯特!我的皮包还在克里斯钦的书房,我回房找到皮包,翻出我的手机,上面显示有三通简讯。



妳还好吗?安娜
妳在哪里?安娜
真该死!安娜



我打给凯特,她没接,我低声下气地留了话,告诉她我还活着,没有被蓝鬍子杀害,虽然我不知道她有什幺好担心的──又或者我心知肚明。唉,这真的是一团乱,我试着要将自己对克里斯钦‧格雷的感觉釐清,但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。洩气地摇摇头,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,离开这里好好思考。



我很高兴在皮包里找出两个髮圈,很快地扎了两条麻花辫。好了!我看起来越纯真无邪,蓝鬍子可能越不会向我下毒手。从皮包里拿出我的iPod,插上耳机,音乐是下厨时最好的调剂。我将它放进克里斯钦衬衫胸前的口袋,音量调大,跳着舞。



天,我快饿死了,但他的厨房令我退避三舍。整齐、光亮、现代感十足,所有的橱柜都是隐藏式把手,我研究了一下才弄懂要先轻压柜门才能开启。我应该为克里斯钦準备一份早餐,那天他吃的是煎蛋捲……嗯,其实就是昨天在希斯曼酒店。哎,这期间发生了好多事。我查看冰箱,有很多的鸡蛋,决定弄点培根和煎饼来吃。我一路舞着走进厨房,準备开始做麵糊。



忙碌是件好事,让妳有时间动脑但不需太过用力,隆隆的音乐声也可避免深度思考。我来这里是为了与克里斯钦‧格雷在床上共度一夜,我也成功了,虽然他不让任何人上他的床。我微笑,任务完成。我好开心,这真的太棒了。昨晚的一切让我分心,他的言语、他的身体、他做爱的方式……我闭上眼睛,身体因为回忆而兴奋,下腹深处愉快地缩紧,但我的潜意识满面怒容:上床──不是做爱!她像个女妖般对我尖叫。我不理她但心里有数,她讲到了重点,我甩甩头,专心在手上的工作。


流理台各项设备都非常先进,我想我抓到使用它们的诀窍了。我需要找个地方帮煎饼保温,然后开始弄培根。艾咪‧史都特在我耳边唱着关于异类的歌,这首歌曾经对我意义重大,因为我就是个异类,我从来无法融入任何地方,但现在……有位异类之王却丢了个下流提案让我考虑。他为什幺会变成这样?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影响?这一切对我来说真是前所未闻。



我将培根放进烤箱,趁它加热时开始打蛋,一转过身就看到克里斯钦坐在早餐吧台其中一张餐椅上,身体往前倾,十指搭成尖塔撑着下巴。他还穿着入睡时的T恤,欢爱过后的乱髮非常非常适合他,配上艺术家般的鬍碴,他的表情开心中带点困惑。我呆住了,满脸通红,立刻站好并拿下耳机,看到他让我膝盖发软。 

格雷的五十道阴影

那些让妳脸红红的事,都是如此自然、日常,更是生活与爱情的一部分,填满妳的寂寞,体会最欢愉的刺激,女人专属18+私密微小说【桃红色暧昧】► http://goo.gl/SQAAD1


「早安,史迪尔小姐。妳今早真是活力十足。」他淡淡地说。 
「我、我睡得好啊。」我结结巴巴的解释。 

他试着藏起一抹微笑。 


「真难想像。」他顿了一下,皱起眉头。「但重新回到床上之后,我竟然也睡得很好。」 
「你饿不饿?」 
「非常。」 


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,我不认为他是在讲食物。 

「煎饼、培根和鸡蛋?」 
「听起来不赖。」 


「我不知道你的餐垫放在哪里。」我耸肩,想办法让自己看来不至于惊惶失措。 
「我来吧,妳负责煮就好。要我放点音乐好让妳可以继续妳的……呃……热舞吗?」 


我低头瞪着自己的手,脸应该红到发紫了。 

「拜託,别因为我停下来,娱乐性十足呢。」他的口气带着揶揄。 

我噘起嘴,娱乐性是吧?我的潜意识笑得前俯后仰。我转身继续打蛋,用的力道可能稍微大了些。 

一转眼,他来到我身边,轻轻把玩我的髮辫。 

「我喜欢这样,」他低语。「但它们保护不了妳。」 

嗯,蓝鬍子…… 



「你的蛋想怎幺处理?」我酸溜溜地问。 

他微笑。「打到它头破血流啰!」说完做了个鬼脸。 



我转身继续手上的工作,试着按捺住笑意。我很难对他摆臭脸,特别是在他一反常态开始耍宝的时候。他打开一个抽屉,拿出两张黑色石製餐垫放在早餐吧台上。我将蛋糊倒进平底锅,拿出烤箱里的培根翻个面,放回去继续烤。 

我再次转过身,桌上冒出了柳橙汁,他正在煮咖啡。 



「妳要喝点茶吗?」 
「好,麻烦你,如果有茶的话。」 

我找出几个盘子放在流理台的保温架上,克里斯钦伸手到橱柜里拿出唐宁英国早餐茶。 

我噘起嘴。「你早就预见事情的发展了,对吗?」 

「有吗?我不确定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,史迪尔小姐。」他低语。 



这是什幺意思?我们的协议吗?还是我们的……呃……关係?他还是一样莫测高深。我将食物盛到热盘子里,放上餐垫,又在冰箱里张望,找到一些枫糖浆。 

我抬头看向克里斯钦,他在等我入座。 



「史迪尔小姐。」他指着其中一张餐椅。 
「格雷先生。」我点头致意,坐上餐椅,坐下时轻轻瑟缩了一下。 
「很痛吗?」他坐下时问我,银灰眼眸幽深。 


我脸红起来,他干嘛问这幺私人的问题? 



「这个嘛,坦白说,我无从比较起,」我没好气地回答,「现在是要展现你的怜香惜玉吗?」我故意甜甜地问他。我想他在憋笑,但不确定。

 

「不,我只是在想,是不是该开始基本训练了。」 

「噢!」我傻呼呼地盯着他,呼吸顿止,体内每个角落都缩紧。唔……太美妙了,我差点呻吟出声。 

「快吃,安娜塔希娅。」 

我的食慾再次消失……再来……再做一次……求求你。 

「顺带一提,早餐很好吃。」他对我一笑。 



我叉起一口煎蛋捲,但食之无味。基本训练!我想在妳嘴里……这部分也算基本训练吗? 

「不要再咬嘴唇了,很让人分心,我又恰好知道妳在我的衬衫之下什幺都没穿,这更加恼人。」他低吼。 



我将茶包放进克里斯钦準备的小茶壶里,脑袋一片混乱。 

「你提到的基本训练有哪些?」我问,荷尔蒙在体内大肆骚动,害我的声音有点尖,不如原本期望的若无其事又冷静自然。 


「嗯,妳还有点痛,我想我们先专注在口技好了。」 

我顿时被茶呛到,目瞪口呆地望着他,实在弄不清他在想什幺。他轻柔地帮我拍拍背,将柳橙汁递给我。 

「但前提是妳愿意留下来。」他补充。 

我抬眼看着他,试图恢复平静。他的表情深奥难解,我真是拿他没辙。 



「我今天可以留下,如果方便的话,但我明天要上班。」 
「明天几点上班?」 
「九点。」 
「明天九点前我会送妳过去。」 



我不解,他真的希望我多留一晚? 

「可是我今晚必须回家──我得换衣服。」 
「衣服这里也可以準备。」 



我想说我没带那幺多闲钱在身上。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轻拉,让我的唇齿分开,我没意识到自己又在咬嘴唇。 

「怎幺了?」他问。 
「我今晚真的得回家。」 
「好吧,今晚就今晚,」他咬牙道,勉强同意。「现在快点吃早餐。」 



可惜我的脑子和肠胃都陷入混乱,完全没有食慾,只能傻瞪着面前那盘吃了一半的早餐。我就是不饿啊! 



「吃吧,安娜塔希娅,妳从昨晚就没吃东西了。」 
「我真的不饿。」我小声说。 



他瞇起眼。「我希望妳可以把早餐吃完。」 

「你和食物到底有什幺过不去的?」我脱口问道。 

他的眉心立即打结。「我说过了,我对浪费食物很有意见,吃!」他厉声道,眼眸幽深,透着点伤痛。 



天,这是怎幺回事?我拿起叉子缓慢进食,细嚼慢嚥。 

如果他和食物的过节这幺大,我以后一定要记住别给自己盛那幺多。我开始认真地吃起来,他态度软化了。我注意到他已经洗好盘子,正在等我吃完接过盘子清洗。 


「妳负责煮饭,我负责洗碗。」 
「这挺民主的。」 



「是。」他蹙眉。「但不太像我平时的作风,等我弄完,一起去泡个澡。」 

「哦,好。」天……我宁愿沖澡就好。 

突地,我的手机响了,打断了我的白日梦。是凯特! 



「嗨。」我漫步走出落地窗来到阳台,离克里斯钦远一点。 
「安娜,妳昨晚怎幺没发简讯给我?」她很火大。 



「对不起啦,我在忙一些事情。」 
「妳没事吧?」 
「没事,我很好。」 
「妳有没有……」她开始探消息,声音里的八卦之意让我没好气。 
「凯特,我不想在电话里讨论这个。」屋内的克里斯钦抬头看我一眼。 
「妳做了……我听得出来。」 



她怎幺可能听得出?一定是吹牛。我真的不能聊这个,我签了个见鬼的保密协定。 



「凯特,别闹。」 
「感觉怎幺样?妳还好吗?」 
「不是跟妳说过,我没事的。」 
「他温不温柔?」 
「凯特,拜託啦!」我要生气了。 
「安娜,不准对我有所保留,我等这一天等了快四年耶。」 
「我们晚上见。」我挂断电话。 



这下事情可麻烦了,凯特的毅力超强,而且求知慾浓厚──鉅细靡遗的那种,但我不能告诉她,因为我签了那个──叫什幺来着?保密协定。 



她肯定会抓狂,我得从长计议。我走回去,看见克里斯钦在厨房里优雅地走动。 



「保密协定,包括所有的事吗?」我试探地问。 
「怎幺了?」他将唐宁茶收好,转头看着我。 



「呃,我有一些疑问,你知道的,关于性行为。」我红了脸,低头看着手指。「我想要问凯特。」 



「妳可以问我。」 



「克里斯钦,恕我直言……」我声音渐弱。我怎可能问你?你只会从那偏颇扭曲、怪诞脱序的性爱观念里给我答案,我想听中肯一点的意见。「只是一些技术上的问题,我不会提到『红色刑房』的事情。」 



他挑起眉。「红色刑房?那是为两情相悦而设的,安娜塔希娅,相信我。此外,」他严肃起来。「妳的室友和我哥正『背朝天干着禽兽般的勾当』,我真心希望妳没告诉她。」 



「你的家人知道你的……呃,嗜好吗?」 

「不,这和他们一点关係也没有。」他漫步到我身边,在我面前站定。「妳想知道些什幺?」他问。 

他的手指轻沿着我的脸颊往下,勾起我的下巴,直直看入我的双眼,我打了个哆嗦。我骗不了这个男人。 

「目前没有什幺特别的。」我轻声说。 

「嗯,那我们先从这里开始:妳觉得昨晚怎幺样?」他的眼神炽热,充满好奇,似乎急着想知道答案。哇! 

「不错。」我咕哝。 

「我也是,」他嘴角微抬,低声说:「我从来没有试过香草纯爱,果然名不虚传,但可能因为对象是妳吧。」他的拇指抚过我的下唇。 

我猛抽一口气,香草纯爱? 

「来吧,我们去洗个澡。」他倾身吻我。 

我心狂跳,慾望向下延伸……直探那里。 

格雷的五十道阴影--调教(2)

格雷的五十道阴影(II):束缚

格雷的五十道阴影(III):自由

格雷的五十道阴影

《 点燃激情的温度,爱爱前必读TOP 9  》

前戏教学三部曲

12星座最有感的前戏

从「做爱」这件事情,瞧瞧妳的男人吧

经典无敌!女性普遍最爱的体位

床上口爱时,男人最害怕的事情是.....

看更多情人节性爱热门好文


本文摘自《格雷的五十道阴影:调教》春光出版 

【想看更多到读册】 


相关文章